公诉人法庭辩论技巧初探

发布时间: 2011-07-05 来源 : 广东省韶关市人民检察院

浈江区人民检察院  丁宏杰

    法庭辩论是指在法庭调查结束后,公诉人利用法庭调查阶段出示的证据和认定的事实,向法庭全面阐述主张成立的理由,驳斥辩护方不恰当的辩护理由,以使法庭准确地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诉讼活动。法庭辩论是法庭审理的一个重要阶段,是公诉人综合素质的全面体现,直接决定出庭效果的好坏,直接影响检察机关的形象和威信。笔者仅就公诉人法庭辩论技巧谈几点看法,希望对公诉人出庭有所帮助。

    一、灵活运用开场白

    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开场白是否得体,直接影响庭审的展开和出庭公诉效果。一个巧妙开场,会帮助公诉人赢得先机,占取主动,进而实现公诉目的,否则就会陷入被动、尴尬境地。因此,能否灵活运用开场白的语言技巧来卓有成效地支持公诉,往往成为公诉成败的关键。

    (一)高度概括法

    案情复杂时,辩护意见往往很多、很长,甚至论点或论据不明显,为使反驳切中要害,公诉人在开场白中应首先将辩护意见高度概括,用一、两句话将要反驳的辩护论点或论据表述清楚,以明确辩护人在辩什么,公诉人将要反驳的是什么。公诉人要力求语言精当,准确严谨,让各方诉讼主体和旁听群众明白无误。然后,客观、鲜明地表明自己的观点,并加以充分论证。如,“公诉人对这一辩护意见不能同意,因为……”。也可表述为“公诉人认为这一辩护观点不能成立,理由如下……”。这里要用 “不能同意”或“不能成立”,而不可用“是错误的”,“是违反法律规定的”,“是在诡辩”等言语,切忌居高临下,滥加指责,甚至使用讽刺、挖苦,带有攻击性的语言。公诉人只有与辩护人以对话的姿态出现,平等相待,才能使辩护人在心理上更容易认同和接受公诉观点,避免产生对立情绪而出现个人之间的相互攻击,更好地引导庭审的顺利进行。

    (二)纠错补漏法

    公诉意见或答辩中偶尔出现错误或遗漏,这很平常,也难以避免,此时,公诉人不必紧张或束手无措,也不应置之不理,关键是如何利用开场白去纠正。在庭审的不同阶段,不同环节,发现公诉意见或答辩确有错漏,并必须更正、补充时,应视不同的情况运用不同的开场白。一是如果是自己发现的,应当立即纠正,开场白可以是:“公诉人对刚才发表的公诉意见中的……问题,现再作如下说明……”,这种“说明”,就是为了将错误的更正,将遗漏的补充;二是如果是经过法庭调查和出示有关证据以后发现的,开场白则可改为:“通过法庭调查和出示有关证据,现在,公诉人对以上公诉意见重申如下……”,这种“重申”,既表示了对法庭的尊重,又借机更正公诉内容的错误;三是如果是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后发现的,开场白应是:“刚才认真听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公诉人认为关于……的辩护意见是可取的,本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请法庭在对被告人定罪量刑时,酌情考虑”,肯定辩护意见,就是对公诉意见的否定。这三种形式的开场白,其技巧在于,公诉人在没有直接承认公诉意见错误或遗漏的情况下,不动声色地予以更正、补充,既体现出公诉人实事求是、有错必究的执法精神,同时又维护了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和形象。

    (三)先发制人法

    公诉人需要先辩的问题常常是案件事实或证据的薄弱环节,或者是适用法律的争议之处。予以先辩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公诉人总要率先发表意见,而是审时度势,主动揭示、披露某些有针对性的问题,向法庭表示公诉人已注意到此问题,并有充分理由说明该事实成立,或法律依据无懈可击之意,以免该问题由辩护人先提出后公诉人再作答辩,而产生强词夺理之嫌,或被牵着鼻子走。例如:在无直接证据案件的法庭辩论中,公诉人就可以利用开场白开宗明义,先声夺人,“虽然本案没有被告人实施强奸行为的直接证据,但上述大量间接证据相互佐证,已形成环环相扣的证据锁链,足以证实被告人的强奸行为……”,公诉人首先指明案件的证据特点和事实真象,以退为进,若辩护人再提出无直接证据,或证明力弱等辩护意见时,就显得苍白无力,牵强附会了。

    二、掌握好辩论技巧

    作为公诉人,掌握好的辩论技巧和方法对法庭辩论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好的辩技巧对于查清案件事实、打击犯罪、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直接反驳法

    被告人及辩护人在庭审辩论中有时回避实质性问题,抓住表面特征来掩盖事实真相,在次要枝节问题上做文章。公诉人可以采取抓住主要矛盾,攻击要害的直接反驳法进行答辩。所谓直接反驳法,就是抓住对方的错误实质,主动出击进行反驳,以期掌握辩论主动权,夺取制高点,促使对方陷入被动。如一位律师在张某抢劫案辩护中提出张某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理由是张某没有实施暴力,仅仅是扬了一下拳头,被害人就把物品留下了,故被告人的行为只构成抢夺罪。显然辩护律师的观点是错误的,公诉人感觉到此案的关键是被告人是否使用暴力,抓住这一实质性问题,将一说即明,因而公诉人运用直接反驳法答辩:“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强行将公私财物抢走的行为。可见,暴力手段并不是构成抢劫罪的唯一条件,采用语言、用某种动作或示意进行威胁的手段同样也能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张某对被害人扬了一下拳头,是以将要实施暴力相威胁,实质是实行精神强制,使被害人恐惧不敢反抗,被迫当场交出财物,这就是一种用暴力胁迫进行抢劫的行为,完全符合抢劫罪的特征”。由于公诉人抓住了答辩要点,使辩护人哑口无言。采用直接反驳法一定要认真地分析对方观点错误实质,然后抓住其错误实质进行答辩,这是取胜的关键。

    (二)避实就虚法

    庭审辩论中,公诉人无法左右被告人的意志,特别是被告人往往在承认自己部分行为的同时,当庭否认其犯罪故意,对此如从证据等实处直接反驳,对方会采用“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方式坚持自己辩解,公诉人缺少最直接的证据而难于揭穿被告人辩解的虚假性,使辩论陷于被动。此时,公诉人可采用避实就虚法进行答辩,即暂时回避难以直接回答的实质问题,抓住对方之“虚”,选择其薄弱环节连连进攻,一攻到底,把对方的“虚”问题辩论清楚后,实质问题便迎刃而解。如张某盗窃一案,张某趁好友李某家中无人之机盗走一辆摩托车,被告人当庭供称是借车。公诉人没有和被告人在借车与偷车这实质问题上直接纠缠,抓住被告人当天到李家去过两次而未提出借车这一情节进攻,另辟蹊径地向被告人发问:“你以前供述这天到李家去过两次,属实吗?”被告人表示属实。公诉人又问:“这两次李家有人吗?”被告人回答“有”,公诉人乘势出击:“李家有人,你不向车主借车,家中无人你却将车开走,难道这是借车吗?”被告人无奈承认了不是借车,从而使偷车这一实质问题得以证实。此案公诉人就是抓住了被告人先后二次到过李家而未提出借车这看似“虚”的事实,来揭露偷车的真相。

    (三)设问否定法

    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法庭辩论中往往无中生有,采用虚构事实和理由来证明自己论题的手法。事实胜于雄辩,虚构的论据是经不起事实的检验的,一旦事实被揭穿,谎言便不攻自破。对此,公诉人可欲擒故纵采用设问否定法反驳:即公诉人要把已掌握的真实情况深藏不露,沿着对方虚构的理由设问,对方为自圆其说而继续制造虚假的论据,在让其多说的过程中,不断暴露弱点,在不知不觉中与真实情况产生矛盾。后抓住其自相矛盾的地方,固定矛盾,采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战术,使辩方的各种矛盾现象自相攻击,从而达到自我否定的目的。如蔡某盗窃摩托车一案,蔡某系刑满释放人员,其骑赃车被抓获后,拒不辩解赃车系从别人手中购买。而公诉人已经掌握了其购买时间与事实不符,对此公诉人如直接予以揭露,被告人可能会辩解是记忆错误,这样就无法认定其是盗窃。对此公诉人采用了设问否定法进行答辩,首先对其购买赃车的辩解不予否定,继而发问“你是在何时从何人手中购买?”被告人称三个月前从一陌生人处购买,公诉人又问“你买车的时间记的是否准确?”被告人称时间绝对没记错,为固定矛盾,公诉人讯问被告人为何记得准确,被告人以为有机可乘便罗列了在三个月前购买的理由,公诉人在出示被害人的车是在一个月前被盗的证据后指出,如果被告人讲的是真的,那么就不应该与实际情况相矛盾,既然与实际情况矛盾,说明被告人讲了假话。被告人只得当庭认罪。

    (四)借言辩驳法

    实际上是以言驳言,即对辩护人的意见、观点不从正面进行反驳答辩,避免直接交锋,而采用迂回的策略,避开对方的气势,不受对方思路的牵制,而是若无其事地将辩论对手的错误观点搁在一旁“置之不理”,借用被告人的供述和证人证言剖析辩护观点的虚伪性。这种辩论方法适用于驳斥缺乏事实根据的空谈。如在一起受贿案件的法庭辩论中,辩护人以被告人翻供为由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公诉人没有直接揭露被告人犯罪,而是简短地问被告人几个问题,一是你的下属会诬陷你吗?答不会;二是你的妻子会诬陷你吗?答不会;三是你的女儿会诬陷你吗?答不会。公诉人进而提出既然他们都不会诬陷你,那么他们证实你受贿你怎么解释?被告人沉默不语,不能自圆其说。被告人辩护观点有时自相矛盾、缺乏逻辑,对此可借助其言进行反驳。如一辩护人以赃物未追回,无实物的情况下估价过高为由对价格鉴定提出质疑。公诉人回答“价格是物价部门根据失主的证言进行市场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正是由于赃物未追回才叫做估价鉴定,辩护人也未见到赃物,凭什么断言估价过高呢?”此案辩护人利用赃物未追回作前提得出估价过高的结论,那么借辩护人“赃物未追回”之言,推出“未见赃物凭什么断言估价过高呢?”的结论,使辩护人无言以对。

    (五)引申归谬法

    正面指出辩护方的错误观点的实质所在,固然是有力的反驳,但对荒谬的论题光靠指出实质有时反而显得无力,这时恰当地运用引申归谬法会收到很好的效果。引申归谬法是形式逻辑的归谬法在法庭辩论中的使用。即先假定对方的观点为真,然后从这个假设为真的命题推导出一个或一系列荒谬的结论,从而得出对方观点为假的辩论方法。在一起毁人容貌的伤害案中,辩护人提出“毁人容貌,应该是毁了容貌,使其血肉模糊,面目全非。受害人被刺后,虽然面部受伤,但最大的伤口现在已经治好,仅留下面部不大的几块伤疤。因而没有达到毁容程度,不能按重伤害对待”。公诉人从辩护人的这种荒谬的观点出发,推导出以下结论“按照辩护人的说法,毁人容貌一定要达到血肉模糊,面目全非,那么只达到‘面目半非’、‘血肉分明’的程度,当然不算是毁人容貌了。而且,被害人为了打官司,不能求医治疗,必须忍痛到开庭审判,以保留‘原状原形’,证明自己被伤害达到了何种程度的毁容,是轻伤害还是重伤害”。稍具常识的人就能知道这种结论是荒谬的,公诉人虽然没有从行为事实犯罪的直接故意和实际造成严重后果的事实,从正面反驳辩护人,但是实际上已推翻了对方的论题,达到了反驳的目的。

    总之,法庭辩论既是民主的“窗口”与标志,又是捍卫法律尊严,维护人们自身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因此作为公诉人要充分掌握法庭辩论中的各种技巧和方法,掌握法庭辩论这个武器,充分履行法律赋予公诉人的职责,打击违法犯罪,维护公平正义。

分享到: